金陵热线

【文史】古道上的背影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西风古道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望着大青山间那条著名的古驿道,三多或许会想到这首《天净沙·秋思》。某日,清政府驻库伦官员三多途经今呼和浩特市坝口子村附近或蜈蚣坝一带,一方古碑映入他的眼帘。这引起这位年轻外交官的极大兴趣。他拂去碑身的尘土,仔细阅读起来。这方元代甸城碑记载了这条当年从丰州到漠北的古道的交通盛况以及集资修路的情况。抚今追昔,三多感慨良久。帝国大厦即将倾圮,自己又将去往何方?

三多,字六桥,杭州驻防满洲人。他所以来苦寒的塞北任职,与令朝野哗然的贻案有关。1907年秋,钦命督办蒙旗垦务大臣、绥远城(今呼和浩特市新城)将军贻谷,被归化城(今呼和浩特市旧城)副都统文哲珲,以败坏边局,欺蒙巧取,蒙民怨恨,后患堪忧之罪状参奏朝廷。后贻谷以二误四罪被革职解京。文哲珲亦被削职。旋即三多接任归化城副都统一职。其时年30多岁,擅诗文、书法,并有时名。

上任不久,在三多的倡导下,创办了归化图书馆(内蒙古图书馆前身,坐落于归化城小东街会仙楼巷文昌阁内)。同时他积极办学尤其注重从娃娃们抓起。譬如在萨拉齐等地设立了3所半日制学堂,并改包头半日制学堂为初等小学堂。三多对时势有着清醒认识。海通而后,欧化东渐。非洞达中西,才难应变;非博通古今,则用有所穷。也许,他希望通过创办图书馆和办学等措施,来开启民智,努力跟上时代的步伐。

然而,时局的突变,使他的外交官生涯遭受重挫。从有的资料看,1908年,三多已担任清政府驻库伦官员。难道他身兼两职?不管怎样,在起义烽火连天、辛亥革命到来之际、古老王朝奏响挽歌之时,三多的处境显然极为尴尬。1911年11月30日,身为清廷驻库伦理事的三多,接到库伦蒙古君主的驱逐令,宣称外蒙古决定脱离清朝……也许,他会顺着那条著名的古驿道,翻越大青山,神色黯然地从库伦回到归化城……

据唐行先生有关文章,早在西汉时期,从云中、定襄两郡至阴山之北,便经由该条道路。隋唐之际,这条甸城山谷被称为白道,乃是从漠南赴漠北的重要隘口,素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宋人彭大雅出使蒙古,走的便是该路。其行旅文字称:出沙井(四子王旗大庙古城),则四望平旷,荒芜际天,间有远山,初若崇峻,近前则坡阜而已,大率沙石。生动地记叙了当地戈壁滩的特有风貌。

长围四合匝数重,东西弛射奔追风。丁亥某日,这条古道上走来了博学多才的政冶家耶律楚材。其乃辽王室后裔,3岁成为孤儿,与母亲相依为命。成年后的耶律楚材身长八尺、声若洪钟,并留有漂亮的胡须。据称,成吉思汗在丰州支郡净州天山县(今四子王旗境内)接纳了耶律楚材。凭着出众的才干,他深得元太祖成吉思汗和元太宗窝阔台汗的器重。皇帝见了耶律楚材,不叫他的名字,而称长胡子。可见关系之密切。

(责任编辑:jl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