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热线

南理工王泽山院士助中国火炸药重回世界之巅

王泽山院士(前)在指导学生。学校供图

南理工王泽山院士耕耘60余载—— 助中国火炸药重回世界之巅 

黑火药是我国的四大发明之一,近代以来一直落后于西方,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理工大学教授王泽山院士耕耘火炸药60余年,让中国火炸药技术重回世界之巅,在现代重焕荣光。昨天,凭借在火炸药领域的杰出贡献,这位82岁的院士摘得2017年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桂冠。

半个月前还在沙漠进行火炸药实验 

腰杆笔直,精神矍铄,眼神平和,站在科学家荣誉的巅峰,这位“80后”院士心里想的还是火炸药。面对记者,他第一句话是“我还是得说说我的火炸药……下一步我们团队可能还会有新的突破”。据介绍,半个月前,他还在沙漠进行火炸药试验。

1935年,王泽山出生在吉林省吉林市,日军统治下的童年生活,成了他屈辱的记忆。不想作亡国奴,就必须有强大的国防,这一信念从小就在王泽山心里扎了根。1954年他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哈军工),选择了一个当时最冷门的专业火炸药,也是班上唯一一名自愿学习火炸药的学生:“国家需要”成了他毕生的追求。

王泽山学的是冷门专业,开启的却是“火焰四射”的精彩人生。上个世纪80年代,他率先攻克废弃火炸药再利用的多项关键技术,摘得1993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发现了低温感含能材料,显著提高发射药的能量利用率,攻克国际尖端技术,他将1996年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纳入囊中。

1999年,已然是国家科技大奖“双冠王”的王泽山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他转向了火炸药另一个全新的领域“等模块装药”,又一次取得了世界级的突破。

我国火炮在应用王泽山的“全等式模块装药技术”后,只用一种填装模块即可覆盖全射程,其射程能够提高20%以上,弹道性能全面超过其他国家的同类火炮。

工作时间三倍于常人 

很多人很好奇,这么多的世界级难题,为什么王泽山可以连续突破?王泽山的一个秘密是,“我拥有三倍于正常人工作的时间。”

他几乎不参加一般的社交活动。南京理工大学原校长徐复铭说,和王院士一起去开会,他要么和大家讨论科研问题,要么打开电脑写一些思路,会议后的聚餐从不参加,总是打个招呼先走,“老有人问我,‘王院士去哪了?’”王泽山的时间甚至抠到理发也自己来,“到理发店受人摆布太浪费时间”。

思考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空余时间,走路、休息、吃饭的时候他都会想问题。多想一步成了他的创新“秘籍”,“全等式模块那个问题,我就是用了一两年这么想出来的”。

他对生活的需求简单到了极致。有次在野外就餐忘了带筷子,王泽山用树枝吃饭。有次因急需到山东做实验,他直接踏上公共汽车,经过十几个小时长途颠簸直接赶到实验地点。徐复铭说,“因为出差频繁,他69岁学会了开车,一辆10万出头的别克凯越一开就是10多年。其实学校规定院士可以用车,但他一次也没有开过口。”

“朴实至纯”是同事们对王泽山的评价,他是团队里最后一个搬进集资房的,房子还是顶楼,这也是他自己唯一的住房。

500万奖金将成立奖励基金服务科研

在国防领域,国家间的技术封锁和保密体现得非常明显。许多国家对武器关键技术实行保密,有的国家断言某项技术绝对不可能被突破,但王泽山从不被这些意见左右。

王泽山说,创新本身就是我们搞研究的灵魂,“重复别人做的事情,做得再好也是徒劳。”创新首先是要有科学精神,“你做得好,我就要做得比你更好,要追求完美。”

王泽山也说,自己学术生涯也遇到过无数困难。2016年获得国家科技大奖的全等式模块装药技术,国外做了多年研究最终放弃,他前后研究了20年,能成功就是因为“笨功夫”下得足,敢于挖深井,坚信大方向走得对。

完美、超越是王泽山不懈的追求,如今,王泽山和他的团队又瞄准了下一个目标。

“获得了这个至高无上的荣誉,我的精神比过去更富有,心胸更宽阔,感觉更幸福,接下来就是完善我的火炸药研究,取得新的突破。”王泽山还表示,自己有颗年轻的心,科研的路还要坚定地走下去,这次获奖拿到的500万元的奖金,他也想好了,要成立奖励基金,服务于科研,造福于社会。

(责任编辑:jl001)